陳小珊歷險記~野孩子天空

關於部落格
生老病死.喜怒哀樂..吃喝玩樂..一定要快樂喔~~
  • 11662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10109金字碑古道連走九份山城

0800台北火車站西三門,雖是因雨綿綿也確定侯硐一定下雨卻擋不住山友驅車前往的心,聚集了一群有決心的山友前往金字碑古道連走九份山城路線。
0825區間車往侯硐,在火車上吃早餐喝咖啡聊天,不過今天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昨天張國文大哥幫大家去跟楊逢源大哥店裡買了金線蓮茶由黃怡盛幫我們拿來,我一瓶鄭宜明大哥臨時要一瓶還有發起人林國平二瓶,在火車上現金交易還真是有趣,不過我的背包還有其他東西先暫時請黃怡盛代背。
0920侯硐,哇~雨勢越來越大了好多山友紛紛要在這裡撤退去九分泡茶趣,有興趣今天行程則開始準備穿著雨褲雨衣,穿戴整齊隨時準備出發,代班領隊黃怡盛行程介紹以及隨行嚮導群後出發。


0937出發,出站後往左邊北方步行約5分鐘,通過介壽橋跨越基隆河續往北行走10分鐘過九芎橋後,右轉2分鐘至廢棄侯硐國小,再續行至一岔路,路旁有一指標往左為大粗坑古道,右轉過水泥橋就是金字碑古道之起點,左邊有一涼亭雨勢更大風勢加強。
1000涼亭,我跟小陳大哥還有阿峰決定放棄今天行程在這裡泡茶聊天,本來還想拉另一位山友SAM一起撤退,誰知他心意已決百般道德勸說抵死不從,還是跟著大家走行程。就在大家走了許久才想到我的(金線蓮)茶包在領隊黃怡盛那裡,所以趕忙追上去索性就直接走到金字碑在回頭吧!這條古道我來了3次每次都是這種雨天想來都有氣,雨天石階路又超難走的,一路濕答答想到走到至高點還要再踢102縣道到九份,又是風又是雨的一點fu都沒有,佩服眾家山友跟風雨格鬥的毅力,我還是追到茶葉後下山逍遙才是人生ㄚ。
1045金字碑,就在一路趕趕趕、追追追到金字碑時領隊終於停了下來,我也順利拿到茶葉後拍了些張照片又是急急急的下山回涼亭喝熱茶,在上來這段路途中發現步道旁有一黃布條(刑案現場禁止進入)封鎖現場的黃布條嚇了我一跳,下山時用快速的步伐加緊通過,害怕……。


1107回涼亭,在石階路遠遠就聽到小陳大哥與阿峰相談甚歡,到的時候果然一大杯熱茶等著我,開始加入聊天大會,天南地北說山說海、聊中級山郊山談高山、瓦斯罐、爐頭、登山裝備,舉凡一切山事都是話題。說著說著肚子也餓了,想來去侯硐車站吃那熱騰騰的麵,既然想了就起身收拾茶具閃人啦。
1230去侯硐吃麵,風雨依舊依點都沒有停的意思,再走回侯硐車站今天我的功課也應該做足了吧,所以可以多點幾道小菜試試嚐嚐古早味,今天放棄(阿蝦麵店)改去嚐新鮮的店家(礦工麵店仔)。

1300礦工麵店仔,一出侯硐站右手邊就可以看到了,有幾次想來嚐鮮的時候總是一些因故而無法如願以償,難得今天2位不挑剔而有機會嚐鮮。店家外觀是白色方型磁磚的灶台,4位阿婆級的長者幫大家服務,想來今天不是媽媽味而是更早的ㄚ嬤味,各點了一碗麵還有一桌小菜,老闆娘特別推薦(雞捲)一定要試是的啦!真的耶!這一桌都是農家口味堅持料理,尤其是滷肉飯更是有別一般帶有甜味的滷肉飯,口感像是我娘以前滷肉的湯汁肉燥,這碗是小陳大哥加點的我只是聞聞香氣就可以想到~好吃。在飽餐一頓後看了一下火車時間決定坐1412區間車回台北。




1412區間車回台北,火車到瑞芳時我還在想會不會遇到其他山友,心裡才想就看到余老頭及其他山友還有黃怡盛,這麼巧還會遇到,聽黃怡盛訴說102縣道風雨多大、多難走,心裡稍稍暗爽,呵呵~我的選擇是對的,適當撤退也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喔!像是(礦工麵店仔)。
 

【金字碑】由來
淡蘭古道,據載最初係平埔族人因狩獵而踏出之山徑,後因墾民東移拓荒而漸成道路,路線前後凡三變。清嘉慶十五年(1810)後,淡蘭古道遂成為入蘭之「官道」與「正道」,為台北與宜蘭之間,商旅及食貨往返必經之孔道。
同治六年(1867)冬,台灣鎮兵劉明燈,率兵北巡,由淡入蘭,有感於先民開疆拓土之艱辛,與山道雄偉磅礡之風景,乃題下「金字碑」、「虎字碑」、「雄鎮蠻煙碑」供人瞻仰。
這段古道因當年碑文嵌上金箔而被稱為「金字碑古道」,與草嶺古道同屬淡蘭古道之一,
金字碑為同治六年(1867)台灣總兵劉明燈北巡至此所提詩文,以篆體鐫刻於岩壁。字體不易辨識,幸好有解說牌介紹,其詩文如下:
雙旌遙向淡蘭來,此日登臨眼界開。
大小雞籠明積雪,高低雉堞挾奔雷。
穿雲十里連稠隴,夾道千章蔭古槐。
海上鯨鯢今息浪,勤修武備拔良材。
詩文最後一句:「海上鯨鯢今息浪,勤修武備拔良材。」(註:鯨鯢,喻吞食小國的不義之國,指的是當時的西方列強)觸動了我的歷史情懷。同治六年(1867年)劉明燈北巡至此,距鴉片戰爭(1840年)已二十七年,距英法聯軍之役(1856年)十一年。戰火稍息,清廷師夷之法,如火如荼地展開自強運動,號為「同治中興」。江南製造局、福州造船廠紛紛設立,舉國充滿「勤修武備拔良材」的奮發景象。
然而,劉明燈北巡噶瑪蘭立此碑文不過四年,便爆發牡丹社事件(1871年)。日艦強登恆春,佔地索賠;再十三年,發生清法戰爭(1884年),法軍攻佔基隆。十年後,清日爆發甲午戰爭(1894年),清廷慘敗,自強夢碎,被迫割讓台灣。此後,五、六十年間,台灣先遭受異族統治,戰後雖然重返祖國懷抱,但隨即捲入中國內戰烽火。百年間,政權幾度更迭,遂產生國家及民族認同之議題,糾葛百年,難以解繫。對此百年碑文,撫今憶昔,能不慨乎!
 
金字碑古道,據載最初係平埔族人因狩獵而踏出之山徑,後因墾民東移拓荒而漸成道路,路線前後凡三變。清嘉慶十五年(1810)後,淡蘭古道遂成為入蘭之「官道」與「正道」,為台北與宜蘭之間,商旅及食貨往返必經之孔道。同治六年(1867)冬,台灣鎮兵劉明燈,率兵北巡,由淡入蘭,有感於先民開疆拓土之艱辛,與山道雄偉磅礡之風景,乃題下「金字碑」、「虎字碑」、「雄鎮蠻煙碑」供人瞻瞻仰。金字碑古道因當年碑文嵌上金箔而被稱為「金字碑古道」,與草嶺古道同屬淡蘭古道之一,但人跡較稀少,沒有草嶺古道知名及熱鬧,遊客稀疏。
登上山頂風景優美、空氣清新,金字碑古道與草嶺古道同屬淡蘭古道之一,淡蘭古道是古人由艋舺通往噶瑪蘭主要孔道,但知名度卻無草嶺古道有名及熱鬧,遊客也稀稀疏疏,會來到此地的登山者,多半是以當地居民居多;很多人來金字碑古道是因為其山頂的「金字碑」慕名而來,你若不是以懷古的心情而來,這樣一條平淡無奇又人煙稀少的古道,在辛辛苦苦爬了四五十分鐘的山路後,卻只看到一塊毫不起眼的岩壁及斑駁難辨的碑文而已,一定是會讓人大失所望,且懊悔而返的!此碑位於三貂嶺線段面南的山壁、海拔400公尺的樹林中,因碑文嵌上金箔而被稱為「金字碑古道」。
金字碑古道的登山口有兩處(有進就有出喔!)一處在102縣道上,一處在北37號公路上,102縣道的入口處目前正在整修,不過入口的位置以及標示都較北37號道路上的明顯許多。金字碑上的內容是同治六年(1867)台灣總兵劉明燈北巡至此所提詩文,但碑文以篆字刻寫,不懂得國學與文字藝術的人,還真的「看沒有」它上面寫的是什麼呢!幸虧有解說牌:「雙旌遙向淡蘭來,此日登臨眼界開。大小雞籠明積雪,高低雉堞挾奔雷。穿雲十里連稠隴,夾道千章蔭古槐。海山鯨鯢今息浪,勤修武備拔良才」這就是金字碑古道中的碑文。經過一百三十餘年的歲月洗禮,金字碑已不像從前風光,不過碑頂浮現稍有腐朽的雙龍抱珠的徽章,卻使的整做「金字碑」略顯莊嚴且優雅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